欢迎访问南充市保险行业协会网站!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联系我们
地 址:南充市顺庆区丝绸路51号丝绸大厦7楼
电 话:0817-2801866
投诉电话:0817-2812233
网 址:www.ncbxxh.cn
文学作品

故乡月近人

作者:蔡广国 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16 11:44:55    浏览次数:

 

临近中秋,又想起儿时曾唱过的那首歌谣来:“月亮走我也走,我给月亮背背篓,背到大石湾,掐把豌豆尖,回家煮夜饭,爹一碗,妈一碗,我和月亮舔锅铲。”我也听过许多旋律优美意境高远的歌曲,如“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”、“弯弯的月亮下面,是那弯弯的小桥”等,但感觉都不如这首儿歌那样打动我的心房。

    小时候父亲总会在月圆之夜教我们唱这首儿歌,那慈祥的样子和着这首儿歌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,是以每到佳节,我都会涌起一股思念,盼望能够与父母相聚,重温儿时的岁月。节前得空,我向父亲道出了自己的想法,父亲高兴地说:“要得,要得。我们等你。”

    汽车在蜿蜒的公路上穿行,不知不觉中,一轮圆月悄悄挂在了天际,透过密密的树林看着路上的行人。秋收后的田野已经安静下来,秋雨化作几缕白雾,如精灵般缥缥缈缈地在田野间逡巡,为万物抚慰着被“秋老虎”灼伤后的疼痛。或许是陶醉于大地上这傍晚的景色,又或许是有心让出傍晚的舞台,月亮一时收敛了自己的光芒,如一张烙熟的圆饼挂在高处,提示着人们这个传统佳节的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进入山区,路上已经寂寥无人。月亮加快了步伐,迅速登上山顶,用漫天的银辉照亮我前行的路程。山脚下是一片开阔的水域,迎着月亮照耀的方向,水面上翻动着一片片银箔,把我的回乡路衬托为一条光明而富有联想的大道。这水乳交融的故乡,叫我如何不顿生爱恋之情?从万般贫穷走过来的故乡,叫我如何不思绪万千?

    记得二十多年前的国庆前夕,我刚参加工作,公司给我们每人分了两条大鲤鱼。为了让父母和全家人品尝到这一美味,我向领导告了半天的假,提起鲤鱼匆匆返回老家。大客车在公路上颠簸了半天,到了县城天就快黑了。这时发往乡下的班车已经停运,我费尽力气找到了一辆摩托,但他只答应送我到清水湖,剩下的十多里山路我只得依靠步行,中间还要经过两个渡口。黑沉沉的夜让我产生了莫大的畏怯,但想到提在手里的鲤鱼,我只得硬着头皮上路。我高一脚低一脚地行进,黑魆魆的坟墓和树影时不时让我汗毛倒竖。正当我心里的底气一点点消磨殆尽时,天边的那一轮弯月给了我巨大的勇气,我盯着那一轮弯弯的月亮,如同看到了夜行的伴侣,约莫走了两个多小时,我才到了故乡的后山上。我朝着老家呼喊父亲母亲。父亲听见喊声,立即打着火把来山上迎接我。母亲将祖母也接进家来,一家人围着餐桌品尝鲤鱼的鲜美,盛赞我的这一份孝心。有了这一番经历,每次看到夜空中升起的月亮,我便会产生一份感激之情……

    故乡的巨变让艰难的岁月已经成为了过往,这银箔翻飞、水乳交融的世界透着富庶,更饱含情意,我脑海里回荡着曾经读过的那些描写月色的诗句,“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”、“且就洞庭赊月色,将船买酒白云边”,对故乡的月色更情有独钟了。

正行间,夜空中不知从哪里飘来一片薄薄的云朵,追逐在月亮的周围,清丽的天空变得五彩斑斓起来;山峦无眠,正仰头痴迷地盯住这如诗如画、似梦非幻的夜空。古人慨叹“不知江月待何人”,此时我的感觉则是,故乡之月有的是期待——她在翘首以待所有游子们的归来。

   这样想着,不知不觉已到家门口了。父亲和母亲已经弄好了晚饭,正站在月下望着我的归路。在我的倡议下,父亲和我将餐桌摆在月光照耀着的院坝里,我将买回来的下酒菜一一摆上桌面,父亲更来了兴致,拿出一些酒来。竹影婆娑,几滴月光从竹叶间漏下来,凝结在了地面上,几只虫子正兴趣盎然地奏着欢歌,三条花狗徘徊在我们周围,争抢地上的食物。远远近近,一栋栋小楼在青山的怀抱里静谧下来。我时不时望向夜空,觉得这月亮离我们很近,她仿如一颗硕大的夜明珠闪耀在我们的头顶,又仿如一个慈祥的老人陪伴在我们的周围。这玉盘,似乎已经盛不下汩汩冒出的奶乳,任由它们溢了出来,飞洒在天地之间。那片薄薄的云朵引来了几个玩伴,一起在空中努力追逐着月亮,夜空中正上演着一幕幕好玩的哑戏。我们餐着酒菜,更餐着月色,一杯一杯,如李白一般,赊了又赊……

    夜露下来的时候,母亲提醒我们该进屋了。月光斜射着阳台,萤火虫在暗影里飞舞,此情此景让我更加不舍,想起儿时曾在院坝里枕着月色入眠,我便将一张竹席拿出来铺在阳台上,和衣躺在上面。父亲搬出一把凉椅,靠在我旁边斜躺着身子;母亲见状,也不甘于独自睡在黑屋子里。我便让出了凉席的一块空隙,母亲在上面坐了一会,依言躺在了我的身旁。

    我们断断续续地唠着家常,不知不觉间父亲的鼾声响了起来。这似乎严重地打扰了母亲的兴致,她有些抱怨地说:“这老家伙,一辈子就是睡不够,好不容易你回来了,他还是这么多瞌睡。”我小声提醒母亲,父亲年岁大了,白天累着了,就让他睡吧。母亲只得降低了声音,继续着她的那些老话题。我很快没了兴趣,在她梦呓一般的话语中,我欣赏着月亮和那些云彩,猜想那些星星的名字,很快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酣睡中我被花狗的叫声猛然惊醒,随后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隐隐约约的哭声。父亲母亲也同时醒来。父亲说:“湾里的李嫂终于咽气了。”母亲也哀叹了一句:“这李嫂苦了一辈子,总算走完了她的这一生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瞬间变得低沉起来。我知道父亲说的这李婶,年轻时家里很贫穷,丈夫还有些家暴;两个儿子成人后,她不得已与丈夫一人跟了一个孩子过活,从此一家人就再也没有团聚过,李婶偶尔去看望另一个儿子,少不得丈夫的一通责骂,久而久之她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。儿子一家常年在外打工,她生病时只有靠兄弟媳妇时不时来照料她,而今离世,儿孙们还没有得到讯息,她在临终时身边连一个最亲的亲人都没有。佳节临近,不知她看见这圆月该作何感想?

    我再次把目光聚焦到月亮上。此时圆月光芒渐收,立定的身子被云朵半遮着,似在为李婶而悲哀。我看着身边老迈的父亲母亲,暗自庆幸,父亲母亲虽然磕磕绊绊了几十年,但终究能够相依相伴到老。因为他们的健在,我才感到回乡路是那么的亲切,那么的实在,又是那么的充满期盼!一次又一次,始终不觉得厌倦。我曾想,如果故乡没有了他们,我对故乡又该是怎样的一种心情?是乌云压顶?还是漆黑一片?这让我产生了一丝害怕。幸好今夜有月,有这盈盈的月光,月下有我与父母的相伴,让我能马上从这样的害怕中挣脱出来。比起李婶,我的父母是幸运的,我也是幸福的,有此,这一生似乎应该感到满足;但我并不满足,我又希望,如果父亲母亲仙去后能化身这月亮,让我还能看见他们,经常与他们相伴该多好!

    我又回想起在异乡工作的那些日子。记得在太原时,因为那里是高原干旱地带,夜里常有月亮相伴。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耀在我的屋子里,我独自一人坐在窗户边,思想父母也在与我共这婵娟吗?有一夜我从梦中醒来,看见月光正照在我的床边,我默念着李白的那首《静夜思》,眼角不禁泪水涟涟……

    太原的月光很好,但不知怎么的,总给我一种高远,一种陌生和冷漠。古人说江清月近人,有了这些人生体验,我则说:“故乡月近人!”

 

英大财险南充中支

友情链接

监督单位:四川保监局    地址:成都市天府大道北段966号3号楼6-7楼    邮编:610042    电话:12378(信访投诉)(028)86252541(咨询)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4-2018 南充市保险行业协会 技术支持:南充鸿达网络
您是第人访问该网站